Folotto人参皂苷

新闻中心

人参皂苷类产品异军突起!什么人参皂苷最容易吸收?决定产品质量的重要因素是什么?

发布时间:21-05-28

稀有人参皂苷

野山参生物活性广,药理作用独特,常用于各种疾病的临床治疗。

东西方研究者利用现代科学体系和方法,对人参的有效成分和作用机制进行正确的分析试验和系统论证。

在1980年至2014年的30多年中,分布在中国、美国、韩国、日本、意大利、英国、挪威等50多个国家的3000多个机构和20000多名研究人员发表了3000多篇关于人参皂苷Rg3、Rh2、Rg5、Rk1、PPD等稀有人参皂苷的效率、作用机制、安全性和临床使用的论文,并开发了近2000项专利。

发现稀有人参皂苷具有抗癌、改善肝功能、提高免疫力、预防骨质疏松症、抗糖尿病、抗高脂血症、改善脑功能、保护肾脏、改善脱发、治疗关节炎、治疗皮肤病等功能。

全球技术难题

对人参皂苷产品而言,其形态可对吸收产生一定影响。但对人参皂苷的吸收效果起决定作用的因素,并非产品形态,而是所含稀有人参皂苷类型。

尽管众所周知,野山参中富含的稀有人参皂苷是人类健康长寿的关键,但由于其来源极为稀少,技术难题无法得到更广泛的应用。怎样安全、高效、标准化、低成本、高生产能力地大量生产Rg3、Rh2、Rg5等稀有人参皂苷,一直是世界各国科学家和制药公司试图解决的难题。

2004年,以陈荣雨先生为代表的核心R&D团队成功分离了世界上第一个未分化的活体植物干细胞。相关成果以封面论文的形式发表在2010年11月的《自然生物技术》(NatureBiotechnology)。是世界上第一个植物干细胞技术平台,掌握CMC分离培养技术,是目前世界上唯一一个能够实现未分化植物干细胞分离、培养和应用的团队。

Folotto人参皂苷胶囊起源于50多年的野山参干细胞。经权威鉴定,生长期超过50年的野山参成功分离了野山参有效物质的来源:野山人参干细胞完全没有变异或破损。

野山参植物干细胞从分离到小规模倍增培养,一直保持着不分化的自然状态;生产有效物质的整个过程没有转基因等非自然操作。

经过大规模的标准化,数万亿个完全相同的植物干细胞继续在生物反应器中按照相同的步骤,有效地生产出野山参中所含的稀有人参皂苷,最终研制出Folotto人参皂苷胶囊,使1瓶Folotto人参皂苷胶囊相当于15个野山参中所含的稀有人参皂苷。并实现全过程无菌、无重金属、无农药、无抗生素、无激素;最有效地实现了有效物质的大量、标准化生产。

稀有人参皂苷的吸收问题。

人参皂苷是一种水溶性差溶性一般的成分,也就是说人参皂苷在水中难以溶解,油脂中的溶解度也不高。人参皂苷在人体内的溶解度低,不能被人体有效地吸收利用。

人参皂苷的吸收问题不能通过剂型来解决,无论是胶囊还是口服液,都不能明显改善人参皂苷的吸收。

人参皂苷的吸收问题必须通过先进的制备技术来解决。

随着现代提取分离技术的发展,人们吃人参比以前更方便、更有针对性。Folotto人参皂苷胶囊是以人参皂苷在野山参中的主要有效成分为活性成分的产品,专注于稀有人参皂苷单体成分,避免了野山参中成分复杂带来的副作用。

依靠全球独家核心专利技术RGCE(稀有人参皂苷含量增加工艺),将野山参普通人参皂苷全部转化为稀有人参皂苷;在将PT成分降至零的同时,稀有人参皂苷含量最大化,转化为更容易吸收、更有效、更安全的单体稀有人参皂苷。

优化了野山参稀有人参皂苷成分;使Folotto人参皂苷胶囊中稀有人参皂苷的含量和配比远优于江原道野山参50年以上。多组分单体稀有人参皂苷能解决人体吸收问题,十几种稀有人参皂苷能起到很强的协同作用。

安全高效。

无三萜类人参皂苷上火成分。

汇聚中韩英美最权威的R&D团队,拥有国内外所有核心技术专利的独家授权。

市场上的人参皂苷一般分为人参皂苷和单体人参皂苷两大类。人参皂苷的提取方法相对简单,许多国家企业已经掌握了这一技术。单体稀有人参皂苷的制备难度较高。

Folotto人参皂苷胶囊便拥有世界上独一无二的野山参稀有人参皂苷核心技术。打破了人类百年来的技术难题,解决了人参皂苷的吸收难题。因此,人参皂苷产品的决定性因素是确定多组分单体稀有人参皂苷的含量。

28

05
2021年